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然和谐

道在低矮处 人往极乐奔

 
 
 

日志

 
 

名家国学教育--小学概况  

2012-10-15 09:00:01|  分类: 国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始学年龄:(以虚岁计)
    根据归纳结果显示,以上三十四位学人的始学年龄从四岁到九岁不等。其中,四岁启蒙的有梁启超、赵元任和罗家伦等共三人,约占全部比例的8.8﹪;五岁启蒙的有吴昌硕、丁文江、胡适、徐志摩、朱自清等共五人,约占全部比例的14.7﹪;六岁启蒙的有黄宾虹、蔡元培、章炳麟、陈独秀、蒋梦麟、陈寅恪、梁漱溟、蒋廷黻、林语堂、傅斯年、傅抱石、唐君毅等共十三人,约占全部比例的38.2﹪;七岁启蒙的有严复、吴稚晖、孙中山、王国维、余右任、鲁迅、姚从吾、钱穆、吴大猷等共九人,约占全部比例的26.5﹪;八岁启蒙的有连横、熊十力、王云五等共三人,约占全部比例的8.8﹪;九岁启蒙的有牟宗三,约占全部比例的8.82﹪,约占全部比例的2.9﹪;年龄不详者有蒋百里一人,约占全部比例的2.9﹪。
二、主要学习内容:
    根据以上统计结果显示,本研究所考察的民初三十四位学人的童蒙语文教育,全部都是在文言文教育之下完成的;其中,绝大多数又以中国古文经典为主要学习内容。自「五四运动」以后,国人多疑虑「食古」就会「不化」,担心读经书、读古文会导致思想落伍、头脑僵化等等负面影响。然而,根据以上研究却发现,传统的文言文教育模式不但没有局限住诸位学人的学术成就与思想发展,反而具有正面的帮助,这一点实在值得吾人留意。对于文言文教育的现代意义与价值,恐怕有必要加以重新思考与评估。
三、学习方法:
    据研究显示,上述三十四位学人童蒙语文教育的学习方法,对于正规课程主要是「背诵」和「讲解」(或讲书)。其中,在记载中特别提及「讲解」的是章炳麟、蒋梦麟、王云五、胡适、蒋廷黻等五人,占全部比例的14.7﹪;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唯独王云五和胡适二人始终偏好「讲解」,对于「光背诵,不讲解」的授课方式则不以为然;而蒋梦麟则是在最初几年的纯粹背诵感到痛苦,后来却也颇能认同这种学习方式的好处;至于蒋廷黻则是从学习过程中体会出「背诵有助于文句的了解」的道理,甚至认为讲解不清楚则不如不讲。总之,不管是「先讲解,后背诵」,还是「光背诵,不讲解」;不管懂了还是不懂,真懂还是假懂,数据显示三十四位学人的童蒙语文教育最终仍离不开「背诵」,所占比例是100﹪。
四、学习状况或感受:
    根据研究显示,包括吴昌硕、严复、吴稚晖、黄宾虹、蔡元培、孙中山、章炳麟、梁启超、王国维、连横、于右任、陈独秀、鲁迅、蒋百里、熊十力、蒋梦麟、丁文江、王云五、陈寅恪、胡适、赵元任、姚从吾、蒋廷黻、钱穆、林语堂、徐志摩、傅斯年、罗家伦、朱自清、唐君毅等三十人均是在童蒙语文教育的过程中,就已经树立良好国学(或中文)基础,约占全部比例的88.2﹪;记载中明确指出文学造诣或写作能力极佳,乃至于中试科第的包括有严复、黄宾虹、蔡元培、梁启超、蒋百里、丁文江、王云五、胡适、钱穆、徐志摩、朱自清等十一人,约占全部比例的32.4﹪。记载中并未特别指出学习成果的有梁漱溟、傅抱石、吴大猷和牟宗三等四位学人,这四位学人的童蒙语文教育状况均有其特别之处;其中,梁漱溟未曾读过《四书》、《五经》,就当时而言实属特例;傅抱石则因家贫而辍学,虽曾在私塾旁听,却未能完整学习;吴大猷一开始即进入新式小学就读,因而未曾接受传统经典的熏陶;牟宗三则是九岁才入私塾,到了十一岁即改入新制小学就学,此中的学习状况不详。就以上的分析显示,在三十四位学人中,凡是以背诵传统经典的方式下完成童蒙语文教育者,均具备了良好的国学素养;其中至少又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学人,同时具有极佳的文学造诣及写作能力。可见,传统的经典教育对于提升国语文能力,实具有极佳的效果。因此,透过「文言文教育」以传达文化典籍的深厚价值,实在是一件刻不容缓的工作。
    虽然诸位学人的童蒙语文教育内容和学习方式皆大同小异:学习内容不是「传统读经教育」就是「文言文教育」,学习方式不管懂不懂却均不外乎「背诵」。然而,在学习感受方面却有天壤之别。本研究以考察的资料内容所限,未能全然掌握所有学人的学习感受,仅就部份有迹可循的学人加以讨论。举例而言,对于年幼的陈独秀而言,在祖父「恨铁不成钢」的急切心情与动辄打骂的严厉管教之下,读经显然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相反的,在亲师耐心的诱导下,胡适、蒋廷黻、赵元任等人则是在较愉快的学习气氛之下读经,其学习感受自然较为正面;此外,喜欢追根究底的王云五,则是对于不容发问的专横老师感到厌恶与反感,因而影响学习兴趣。由此可见学习感受是好是坏,主要并非来自于学习内容或者学习方式的问题,而是决定在教导者的管教方式与教学态度。根据研究显示:若能注意适时的引导和鼓励,以提升读经的动机与兴趣,大多数儿童是可以乐在其中的。 (注1)诚然,一般儿童基本的心理需求,都是喜欢受到鼓励与赞赏的;以推广「赏识教育法」而著称的大陆教育家周弘,正是利用这种正面的增强原理来开发儿童的天赋潜能。(注2)
    对儿童读经而言,有效掌握儿童的心理并运用适当的教学原理,显得格外重要。综上所述,「背诵」对于儿童而言,是拿手绝活儿;教师若能因材施教的悉心指导、循循善诱的引导方式与强而有力的精神支持,营造一个轻松、愉快而积极的学习环境,让儿童快乐读经并非难事。
    注1:杨旻芳《五位儿童读经教师之教学信念》,(国立中正大学教育研究所硕士论文,民90),页230-231
    注2:周弘《赏识你的孩子》,(台北县:上游,民91)

 

在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杨振宁博士发表的《父亲与我》一文中曾经特别提及过一件事:

    “我九、十岁的时候,父亲已经知道我学数学的能力很强。到了十一岁入初中的时候,我在这方面的能力更充分显示出来。回想起来,他当时如果教我解析几何和微积分,我一定学得很快,会使他十分高兴。可是他没有这样做;

    我初中一与初中二年级之间的暑假,父亲请雷海宗教授介绍一位历史系的学生教我《孟子》。雷先生介绍他的得意学生丁则良来。丁先生学识丰富,不止教我《孟子》,还给我讲了许多上古历史知识,是我在学校的教科书上从来没有学到的。下一年暑假,他又教我另一半的《孟子》,所以在中学的年代我可以背诵《孟子》全文。”

    在他的自传中又写道:他在中学阶段念书时,父母要求他背诵孟子。当时的他没有选择说不的权利与勇气,只好勉为其难,把整本孟子装进记忆中。他上大学后,学习自然科学,一路走来极为顺利,并获得国际的肯定。但是,说来奇怪的是,他幼年时所背的孟子,在成年之后,居然成为他做人处世的基本原则。换言之,孟子的话在他心中形成一套价值系统,每当他面临人生的重大抉择,都会提供明确的答案。因此,影响他最深的,并不是他所专长的物理学,而是两千多年前孟子的思想。

    杨振宁博士在科学研究中重大思路的形成也得力于中国古代文化理念:我之所以怀疑O.Laporte的奇偶不灭定律,这和我在西南联大读《易经》的心得有关。《易经》中既有阴、阳相似的道理,同时却也有阴阳消长或阳盛则阴衰,阴盛则阳衰,剥久必复,否极泰来的道理。类似杨振宁先生的例子还有很多,这就是文言文传递的中国古圣先贤智慧经验所蕴含的潜在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